无情也似我,迎剑锋斩桃花。

江月何曾皱眉:

谢谢大家关心和提醒。


好意一一心领,但是对于“有肉的图文直接删除或者隐藏”之类的建议,恕我就不回复也不照做啦。


一方面是我根本不写纯粹的PWP,第二方面,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苟同,描述爱和爱人之间的性,可以被笼统地称作“黄”。


这个世界太苦,奇怪的事太多,或许我们早已经在现实的重压之下,把很多的“不应该”视作了“习以为常”。


但也总要有人保留一点冥顽不灵却不畏死的坚持。

楚留香相关一点牢骚。

《不谓侠》预定里起寒唐晏两对都是HE,我后妈本质全体现在鹤无念和陆游烟身上了。

这两位是行寒的师父和云起的师姐,算是无情人和痴情人的故事吧。华山师姐为道长而死,而无念道长又是个太过赤诚的人,在她弥留之际也不愿欺瞒。

“……无念,你喜欢过我吗?”

“……游烟,你知道的。”

“我于你有愧,但我……不曾爱过你。”

“对不起。”

“还真是你的作风…算啦,这一世我还是很庆幸遇见你。”

于是这件陈年恩怨导致云起对行寒有相当大的敌意,曾说行寒“跟你师父真是一个模样”,某种意义上无念师父也算给行寒做了个反面榜样。

这对儿的初衷是觉得,世间哪来这么多皆大欢喜的结局呢?你喜...

华武R-15,车。

[华武]后日谈

  搬点杂谈,老婆不在,写的楚留香相关,都是小段子,没有逻辑。

  华山师兄=陆云起,武当=楚行寒,华山师弟=唐执,暗香=晏楚,云梦=沈榕溪,CP是华武和华暗,云梦萝莉是团宠。

  一、

  楚行寒的印象里,和陆云起第一次见面是在金陵。涉世未深的道长在人群里不慎丢了师尊赠的云纹玉佩,又被青楼里的庸脂俗粉围着聒噪,眉头紧蹙却因着十数年养成的礼貌不好发作,幸好路过的华山弟子出面解围,才免去一桩麻烦。

  陆云起将玉佩交还给他时楚行寒没多想,只当是机缘巧合,殊不知陆云起自他出现在街上就未曾移开视线。先是饶有兴趣的瞧着扒手顺走他的玉佩,又顺手揍了对方将玉佩据为己有,最后掐着时机恰好出现,名正言...

[折纪]文风挑战十二题

  换号搬文,写于15年四月,黑历史留档。

        纯娱乐向,慎阅。

  CP:折纪


  ----------------------------------------------------------------


  【1】用自己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当纪田正臣结束一天的学习已经是深夜四点,整座新宿除了二十四小时开业的便利店刺眼的白炽灯和红灯区的霓虹招牌照耀到的地方都被夜色包裹着带入沉寂的睡梦中.

  路过某个阴暗的小巷时他的余光撇到一些穿着可笑的白衣青年骑着机车聚在一起,嘴里骂骂咧咧的不...

[折纪]惯性定理

  换号搬文,写于15年十月,黑历史留档。


  01


  纪田正臣得知折原临也的死讯是在一个平静的午后。

  那天晴空万里,微风和畅。他喜欢的女孩子穿了一袭轻薄的纱质长裙,微卷的浅褐色发尾随风荡出温柔的轨迹。三岛沙树亲昵的挽着纪田正臣的胳膊,面上扬起惯有的狡黠笑容,眉眼弯弯,向纪田正臣提议在周末去看新上映的某部科幻片,声音柔柔的,萦绕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朝气。

  纪田正臣喜欢和三岛沙树在一起,她身边有种温暖的氛围,连空气都是暖暖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微笑。

  可当他收到一条短信后,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上扬的唇角僵在一个奇怪的弧度上,和失焦的双眼凑在一起,像是怪异的小丑面具,无比滑稽,...

  “国木田君。”


  太宰治伸出那堪称造物主杰作的优美指节,力道温柔的拉过国木田独步的手,附上装饰着透蓝猫眼石的精巧领结,牵引着,抚动着,一拉一扯间太宰治本就敞开的领口愈发倾泻出细薄绷带缠绕纤细脖颈的美好风景。


  他半垂着头,细碎额发在精致面容上撒下醉人的斑驳阴影,借着他和不可爱的前辈仅有的八厘米身高差,自下而上望着他,琥珀般的眸中萦着清澈水光,像是溢满了动人的真情实感。


  太宰治浅浅的笑着,干净漂亮又不失往日的狡黠。他空着的手在国木田独步的手腕上打了个圈,配合着渐进的温热呼吸缓缓开口,如同喟叹。


  “国木田君。”他轻轻说,“抱抱我吧。”


换号搬一下段子,...

[伸文]痛觉残留

  换号搬文,写于15年1月,黑历史存档。


  ————————————


  在如月伸太郎的印象里,幸福这种感觉着实是模糊而遥远的。


  他极其简单的做到别人无法完成的事,在那些或是赞赏欣羡或是嫉妒怨恨的视线中面无表情的被时间洪流携卷着向前,却从未看过两侧的风景,更别提为其主动停下脚步。

  他从不对生活报以怨责,因为他明白这是徒劳的。就像一块打翻坏掉的蛋糕,制作它的糕点师是否投入了心血,原料的选择低劣还是高档,味道是好是坏都与你无关,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事实就是它坏掉了失去了原本的价值,你除了将痕迹清扫干净把它扔进垃圾桶别无选择。所以他选择前进,即使并没有找到这个举动的意义。

  ...

[三日鹤]和忘带雨伞的同学共伞是否搞错了什么

学院风联文其13.一方忘带雨伞

换号搬文,写于15年9月…黑历史存个档。

鹤丸国永平日里最耐不下性子去听的课就是历史了。

倒也不是对授课老师有什么不满,只是那些亢长的论调传进耳中,他的大脑压根儿不会对它们进行信息处理,怎么进来就怎么出去,好不痛快。久而久之,他遇到历史课基本上是沾桌即眠,所幸他别科成绩都算是中上拔尖儿,于是懒癌晚期的历史课老师兼班主任对此便也只是推了推眼镜表示你爱咋咋。

今天的历史课两小课并成大课连上又刚好是最后一节,或许是坐的位置太过偏僻,等到鹤丸睡到自然醒时教室里早就空无一人。日薄西山,天空尽头几抹赤色残阳已渐渐被蔓延开来的浓重墨色吞噬浸染,昏暗的角落里挂钟的秒针不...

还是很偏爱老流氓右位和年纪小心善脸皮薄左位的搭配,手头那对华武写起来大概也是这样。

华山于街上惊鸿一瞥,而后对道长情根深种,小年轻自以为藏的深,不知年长些的道长早将他的心思瞧得分明,偏又不点破,陪着结伴同行游历山水。

待到喜乐悲欢生老病死都见过一遭了,有次跟道长喝酒是终究漏了些端倪。

白发胜雪的道人折了花枝点缀在他的耳边,俯下身贴近时华山闻到他身上常年浸染的檀香,本是清新静神之用,却让华山觉得昏昏沉沉,暧昧丛生。鬼使神差般,华山握住道长的手腕,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直直望过去。

他说道长啊,你既知我对你有非分之想,为何还如此作弄我?

他想道长应该会推开他,又或是露出面对挑战者时那种轻蔑的笑...

1 / 7

© 临刀。 | Powered by LOFTER